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滿懷悲傷與憤怒的不動明王

悠久山安慈

Yukyuzan  Anji

        本是心地善良的佛僧,卻由於廢佛毀釋而嚐到悲慘的命運。藉著破壞極意之「雙重極限」開眼,成了憤怒的明王來實現他「救世」的理想。敗給左之助恢復自我之後投降,在自己的堅持下,前往北海道的假設集治監服役二十五年。
              

和月之人物創作秘辛

        這個角色其實在「神劍」連載前就已經大致定案了,不信的話可以參照連載前的兩篇附錄,裡面有一個小角色就是安慈。只是當初不知道到底要把他歸類為正派還是反派,所以就只好把他束之高閣了。後來隨著故事的進展,左之助的力量需要再提昇,因此安慈就成為了只會打架拳法的敵人了。如此一來他不但可以擔任力量提昇的師父和敵人,還可以為他兩人安排一場對決...。左之助背負著赤報隊滅亡的負擔,而安慈也背負著排佛棄釋的十字架,因此兩人的對決可以說是勢在必行。

        性格上並沒有特別以什麼人為原型,不過倒是有點接近十分有男子漢氣概的新撰組五長島田魁就是了。他的體型也是我繼雷十太之後對「肌肉型人物」的再一次挑戰。造形設計上不是根據漫畫也不是根據遊戲,而是一個已經解散名叫「ANJI」的音樂團體。基本上來說他是一個綁著頭巾的光頭,而且眼睛下面還有類似黑眼圈的化妝,可使另一方面又給人溫文儒雅的感覺,真是有魅力。不過到我手上因為想要讓他成為一個POWER FIGHTER,所以讓他全身都是肌肉就是了。

        不過畫完安慈的故事再回頭看他時,我不禁認為自己身為一個漫畫家的能力還有待加強。雖然讀者們一般來說反應都還不錯,但不瞞大家說,這個故事的整體構思被卡掉了四分之三...。我因為越畫越起勁,發現時才知道若要全部刊完得花上五週了時間,在畫下去恐怕會對將來的打鬥過程發生影響,沒辦法只好忍痛把他卡了...。(我原來的構思中,還有另一個類似安慈因為中了三重極限而心臟停止的小插曲)。

        在之前構思的階段是很快樂的,一但要下畫筆時,真的痛苦的不得了...。仔細看清楚的話,我想讀者們一定都看得出我雖然畫了這麼多,但安慈的心其實是還沒有得到救贖的,對不對?在他向負面的方面發展停頓下來的時候,這個故事就結束了...。我看過不知哪本書上說:「人類就算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也不見得能救贖一個人,他就是這樣渺小的存在。」(記得這是針對奧姆真理教事件所寫的一篇隨筆)。其實不只是現實世界,就連漫畫的世界也是一樣的,畫了這次的故事,讓我深深有這種感觸。可是即便是如此,你還是免不了要力挽狂瀾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