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星霜篇觀後感 II

作者:Jingll

  又從夢中驚醒過來,於是決定寫這一篇。我想很多人都一樣,看了星霜篇之後產生「重大創傷後遺症」∼心情很低落,又無法不想起劇情片段,終日抑鬱極了,什麼都不想做。我想起每個片段時都想要再重新看一次來確認,可是又怕自己再看一次的話情緒會更低落,所以遲遲不敢再播放一次。甚至連看到封面或是海報都覺得很悲傷,幾度將它們全部收到抽屜裡,後來又忍不住拿出來。雖然我之前確實說了一些積極的話,但是情緒上也確實很低落。不知道這樣的低潮要持續多久...

  我想寫星霜篇裡劍心失憶的事件。早先我說過這是一個禮物,因為劍心終於可以擺脫過去的包袱,理所當然的讓自己過自私但幸福的生活。只可惜失憶的同時劍心的身體也負荷不了了,加上疾病的影響,他能活著回去見小薰已經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每次想到這裡就覺得很心疼...讓他過一段平凡的生活難道不行嗎?討厭的編劇...

  我們的記憶系統分成三個主要的部分,一個部分是語意的記憶,就是關於如何使用語言、如何算數等的智力方面的記憶能力。另一個部分是事件記憶,關於個人過去的經歷與社會事件等記憶,例如哪一年畢業、第一位女友是誰之類的。還有一個部分是程序記憶,例如如何游泳、如何騎腳踏車、進餐廳之後點菜的方法之類的記憶。通常腦部受創引發的失憶症最先影響的都是事件記憶的部分,所以很多連續劇都有車禍之後忘了自己是誰,這是合理的推測。劍心落海之後產生的巨大衝擊就是讓他失去事件記憶。通常這類回溯型失憶症會有個現象,就是越是早年的事件記得越清楚,所以有些人好像回到他們少年、少女時代一樣,說話舉止都變了。不過劍心的失憶症相當嚴重,連他15歲的時候發生的事情都忘了,也忘了自己是誰。我想他有可能全部都忘記了吧?當他落海的時候其實他也放棄了繼續活下去的意願,他想「不,由於此,終於...」就意味著他認為自己終於結束「以劍與心賭上這戰鬥般的人生」。但是他卻沒有真正放下一切,因為他曾答應小薰「不論發生什麼事,一定要活著回來見我」,所以即使身體已經負荷不了了,他還是活下來了。他只記得一件事情,就是這個承諾。不過這個承諾其實也是一個生活事件,為什麼沒有一起被忘掉呢?有人認為與情緒強烈連結的記憶可以超越「事件記憶」的層面而被保留下來。所以失憶症的復健會找對失憶的人而言重要的他人來幫助他們回復記憶。對劍心而言,小薰給他的歸屬感如此強烈,以致於他即使失去大部分的事件記憶也不會失去這一部分。這是劍心對小薰的愛,而且也是劍心在神谷道場結束他十年流浪生涯的唯一原因。

  我認為,劍心被小薰的熱情與天真所吸引,對神谷道場流連忘返,所以「姑且」留在神谷道場,一直到志志雄真實出現了他才依依不捨的離開。當時他意識到他繼續留在神谷道場只會讓小薰不斷的遇到各種危險,所以他離開的決定是為了小薰的幸福著想。但是對小薰而言真正的幸福就是與劍心在一起,小薰根本不在意劍心的過去所帶來的麻煩與挑戰,她只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劍心的支柱,可以陪伴劍心一生。當小薰第一次知道劍心的過去時,她還是勇敢的說「我不死!若我死了,劍心豈不因自責而痛苦嗎?所以我不死,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死!」小薰想到的只有劍心的感受,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面臨的危機。她最後也確實貫徹了這個想法,至少重病的她仍比劍心晚一點離開人世。

  劍心在第一次與小薰接觸的時候便喜歡上這個小女孩了。不過我懷疑劍心是否真的「愛」過巴。對劍心而言,巴是一個特殊的女孩,她大膽的指出劍心生活的矛盾:如果為了眾人幸福著想,為什麼要殺人呢?他殺的人真的是一些該死的人嗎?有人真的該死嗎?有什麼標準可以判斷他們該死呢?對年輕氣盛的劍心而言,與他們所持主張不同的人便該死。但是這個判斷標準根本不充分,市井小民是否都與他的主張不同呢?那豈不是所有的人都該死了?而且那些與他主張不同的人也是努力要結束亂世呀!他保衛的「幸福」究竟是什麼呢?聰慧的巴幾句話就讓劍心無法招架,他未曾遇過這樣的情形,連他的師父都沒能說服他。而巴堅持留在他身邊「因為你現在需要收斂狂氣的劍鞘」,更讓劍心覺得「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一定能做到」。劍心曾說「巴,你在動亂之中曾經失去的那個幸福,我一定要補償妳,永久地守護著妳!」不過這是一種責任,這並不是「愛」。愛並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責任就可以成立,就像劍心喜歡小薰一樣。少年劍心立下誓言,要彌補他所殺死的人命,而最立即的彌補便是讓巴有所歸屬。加上後來發生的事,對劍心而言,巴是沈重負荷的標記,就像他左頰上的十字傷一樣,代表他的斬人之罪。而且隨著時間流逝,罪惡感和內疚讓這樣的感覺更是明顯,劍心對巴的愛慕更是蕩然無存。也許小薰說的對,在劍心心中巴具有絕對的地位,但是這樣的地位並不等同於劍心對巴的愛。對劍心而言,他一生只愛過一個女子,便是小薰。當劍心失憶時,他只記得與小薰的承諾,連巴都忘記了。對於早期發生的事件失憶症的影響最是輕微,而對劍心而言發生在他年少時期的巴都忘記了,卻對將近三十歲時遇到的小薰保有印象,更是顯示出小薰對劍心的重要性。

  如果小薰對劍心的重要性並不是因為小薰本人,而是因為在神谷道場的愉快記憶,那劍心應該也可以記起左之助等人才是。但我推測劍心到最後都沒有想起左之助來。劍心通常叫左之助「Sano」,但是在上海劍心卻說「Sa No Su Ke,謝謝你」,然後微笑起來。由此顯示劍心其實一直沒有想起左之助是誰。換言之,劍心對小薰承諾的記憶單純只是因為他愛著小薰,而不是因為在神谷道場愉快的一年。而當左之助提起要讓劍心回去見小薰的時候,劍心可能也沒有回憶起小薰的影像,直到在船上不知哪裡飄來的櫻花瓣才讓劍心突然想起心繫已久的小薰。即使沒有想起小薰真正的影像,對劍心而言小薰給他的感覺仍然是支持劍心活著回去的動力。

  我也不知道身為這倆人的小孩是否幸福。我想我若是劍路,一定也滿肚子不愉快,就像他說「反正她等的人又不是我!」,進而牽扯到對於想要繼承的劍術的認同感。事實上我第二次重看星霜篇之後,腦中便一直迴響著劍路所說的「Se No Tsu U Sa Do, Na Ni Ka」這句話。年少輕狂的劍路也想要創造自己的時代,想要成為自己時代中的強者。他隱約知道父親的過去,對於父親現在的作為更是無法苟同。為什麼浪費自己劍術的天賦呢?為什麼讓母親這樣等待他呢?為什麼不風風光光的當一個出名的高手呢?他要取代父親,若母親跟著父親是因為父親的能力或名聲,他要比他父親更強!對於年輕的劍路而言他無法瞭解「強者的負擔」,能力越強的人所負的責任也越大(電影蜘蛛人的名言),而他的父親正是為了當年的能力收拾善後。也許小薰曾經跟他說過劍心的過去,也許沒有,不過我認為小薰說的話是不可能讓劍路釋懷的。母親當然幫父親說話啦!只可惜劍路能夠體會時劍心已經死了。對劍路而言,從此他也有一個責任,就是一定要過得幸福。這個責任正是他父母留給他的關愛,並且是他父母終其一生留下的唯一痕跡。

  我也一直想像幫助他人應該是很愉快的經驗,為什麼劍心晚年這樣痛苦呢?慈濟功德會的人不是也做劍心所做的事嗎?折磨劍心的可能是他對自己的感覺。劍心的內疚感在他每每助人之時便更加強化,而回家面對小薰和劍路時又是另一層的強化。這正是為別人而活的痛苦,他解釋他的生命是別人的期許所留下來的,他必須為巴而活,為救了他的姊妹而活。他也見到他當時輕易結束的生命有這樣沈重的價值,而他的家庭也不斷受到他的拖累。他無法給自己一個期限,從那個期限之後他便不用再承擔他的罪孽。他也無法不回到家中,只是待在家中看到為他付出的小薰以及不在他的關愛中成長的劍路,對他而言又是另一種折磨。我想厭惡自己是他最大的痛苦來源吧!這時的小薰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承諾永遠在家裡微笑著等待他回來。這個微笑和等待對劍心而言成為唯一的寬慰,是唯一可以自私享有的部分。他無法要求劍路體諒他,我想他對劍路一定予取予求吧!但是小薰主動的表示她能夠體諒他,所以劍心能放心的享受這個體諒。他雖然無以為報,但是承諾一定會活著回來見她。這個承諾對劍心而言其價值超越所有的一切,所以即使他放棄了自己的生命也不能放棄這個承諾。
 

附註:以上純屬個人觀點,歡迎來信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