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OVA追憶篇

作者:Jingll

  我覺得OVA確實是一部上乘作品,將事件的來龍去脈交代的很清楚,而且鋪陳的很美,很浪漫,真是讓我流連忘返!我覺得OVA的描述和漫畫比起來比較趨近現實。一對年輕男女怎麼會還未結婚就住在一起呢?一開始還有可能,之後確實是不太可能。而且古代男尊女卑的觀念很重,巴怎麼可能會毫無阻礙的接近劍心呢?我覺得OVA的修改讓劇情更完整、更趨向於真實可能發生的故事。也讓我更流連忘返、一看再看。

  另外,漫畫上追憶的部分幾乎沒有下過雨(除了下雪以外),但OVA中常常下著雨。那種讓人窒息的氣息讓這部作品更是充滿了悲壯。而對於對手和情勢的描述也完全融入故事情節,就好像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一樣。闇乃武他們也不過是堅持自己的信念,將生命賭在劍上的俠客,跟劍心一樣,沒有哪一方是對的,也沒有哪一方錯了。沒有好人,也沒有壞人。劍心本身就是一個集結好與壞於一身的角色。他殺人,而且殺人無數,所以他是壞人。但是他殺人是為了創造新時代,是為了保護弱者,所以他是好人。整個故事就是從矛盾、悲傷、現實所組成。真是一個傑出的作品。

  所以,劍心的選擇是什麼?他選擇再也不殺人。有人說,這個故事還是跳脫不出少年漫畫的陽光格局,所以劍心即使殺了自己的情人,也要安排成失手殺了的。但是我覺得正是這樣的安排讓劍心之後選擇再也不殺人。他以為他殺的人都是該死的,都是為了推動動亂的結束而揮劍的,但是局勢並沒有明顯的改變,甚至是逆流。而且他真的殺了該殺的人嗎?他做的事只不過奪走更多人的生命,也讓他們身邊的人更傷心、更不幸。最後,他想要保護的巴也死了,而且也是被他自己殺死的。死了不能復生,他再也無法知道巴真正的想法,也再也見不到他生活的倩影,一切都劃下句點。他第一次瞭解到揮刀劈下的生命竟然如此脆弱!要破壞實在太容易了,要建設才真正困難。也許之後大久保說了同樣的話是促使劍心前往京都的原因之一吧?

  只是他已經無法回頭了。他已經殺了很多人了,局勢也確實需要一個劍術高強的人保護他們自己這邊的人。他無話可說,當桂小五郎請他回京都做游擊劍士,他無法不答應。對他來說,他終於瞭解他的能力有限,根本無法因為他的出現就逆轉情勢,就改變世界。新時代也許真的需要一些人命的貢獻,他瞭解那些人跟他自己一樣有貢獻。他也明白,就是因為他們的貢獻,他手上的劍更沈重了。他不但要背負失去情人的痛苦,也要背負刀下亡魂的貢獻。每殺死一個人就更增加他的負擔,更強調他的責任。所以,新時代來臨時,他再也不殺人了。這句話說的容易,但實行起來真的困難重重。直接結束一條生命,他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解決一些糾紛。可是留著這些人命,他們也會想要以自己的方式解決糾紛。所以不但不能殺死人,同時要接受別人的立場,他才能真正做到不殺人也能保護人。不能殺死對方,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事情,就需要說服對方,我想他的口才大概是這樣來的吧∼就好像他不殺死比留間兄弟,但是他們卻一直不放棄,三番兩次來找碴。但是不管他們怎樣找碴,劍心都接受,因為他接受他們挫敗的痛苦。可是劍心不能不管,因為他不希望因此有任何人死亡。

  在瞭解之後的生活將有多麼沈重的負擔之後,他撫摸著巴的臉龐,戀戀不捨的離開。要再一次拿起刀來,他的手也忍不住猶豫了。但是這是他的路,他要堅強的走下去。他向巴保證的,所以他毅然決然的拿起刀來,緊握著刀離開了。他再也不是小孩子了,當初大姊姊救了他的命,希望他好好活下去,只是希望而已,只是單純的活下去而已。但是現在巴捨身救的命,卻背負者更沈重的責任。所以他留下陪他多年的陀螺,成長之後這樣的玩具就不需要了。但是他帶走了巴的披肩,想要再溫存久一點,當他殺人時需要堅強的依附。不過當新時代來臨,他不用再殺人了。新時代來臨之後,他將巴的遺物寄託在埋葬大姊姊的地方。他要出去闖,開始他真正的人生,痛苦的、悲傷的、沈重的、但是無法逃避的人生。

  即便如此,劍心不是一個不理人、冷酷的流浪人,而是一個溫暖的、堅強的、樂於助人、開朗的流浪人。因為他知道生命中大部分的苦,所以他能表現出難得的樂。他勇於接受挑戰,一方面是勇敢,另一方面是藝高人膽大。即使面對緣的質問,他仍然勇敢的回答,要活下去!我想劍心最讓我佩服的就是這一點吧!!不過他的選擇一般人真的是做不來,不但要比別人強,也要比別人看到更基本、更核心的問題,不然即使不殺人也無法解決事情。我記得和月老師當初要命名的時候,曾想過「萬事通劍心」的名字,就是因為劍心可以看出爭執雙方真實在意的事情,進而解決紛爭。

  在說明我對追憶篇的感覺的時候,有人給我建議說事實上追憶篇是比漫畫更完整、更好的作品。說實在我個人仍然偏向喜歡漫畫,而不是OVA。為什麼我還是認為漫畫好呢?其實原因很多,最大的原因可能是我喜歡最初讓我悸動的感覺吧?!不過還是有別的原因。

  首先可說是五官感覺的安排與劇情相連結,真是一絕!!和月老師想要強調的是一種嗅覺的記憶,因為白梅香的嗅覺記憶是劍心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與巴的相遇。第一次與巴相遇,劍心正陷在血腥味中,不管是喝酒或是日常生活,所有的味道只有一種,就是血的腥味。揮之不去的血腥就像是他的理想一般,沈重、無奈又無法逃避。但是遇見巴,他突然可以聞到第二種味道了:清新的白梅香。這種溫柔的女人的味道,強烈的佔據他的嗅覺,同時也佔據了他整個世界。劍心不用整天陷在無法自拔的血腥中,而有空檔可以接觸另一個世界。巴提供的另一個世界,對劍心而言,像是一個理想的幸福生活,而且似乎自私的可以屬於他一個人。因為時代的動盪,世局變化,他竟然有機會可以與這個女子一起過農村的生活,而這樣平靜恬淡的生活是以前的那個一天到晚想著救世的劍心未曾體驗過的。當幕府的敵人要他前去赴約的時候,他的第六感、聽覺、視覺和觸覺都相繼被剝奪。他仍然努力奮戰著,相信若將所有感官切斷,專心一致於最後一擊,也許有機會可以反敗為勝。這時候自己無法切斷的感官突然收到一個信號:白梅香。由於嗅覺只有在靠近的時候才有作用,所以最後一擊已經無法停止了,他突然意識到這味道的意義,只是一切都太遲了。他的懊悔與悲傷與這個味道連結著,在這一刻全凍結了。

  事實上嗅覺是人類最古老的記憶。管理嗅覺的神經在大腦中與管理呼吸、心跳的系出同源,幾乎可以說嗅覺就是生命的一部份。而與情緒相關的神經中樞也在這一帶,所以嗅覺、情緒與生命三者可以說有強烈的連結。我們可以藉由嗅覺勾出遺忘已久的記憶,甚至引發當時的情緒。同樣的,記憶的事件也會有情緒和嗅覺的痕跡,例如失去嗅覺的人喝咖啡時還是會聞到咖啡的香味,這是牽動了咖啡的嗅覺記憶。所以當劍心在落人群中,第一好好先生給他一瓶白梅香水,讓劍心的內心充滿了過去的回憶。由此說來,對劍心而言,這命運的一刻是多麼刻骨銘心,它連結著特殊的嗅覺記憶和情緒,終其一生也忘不掉的。五官的感覺安排在漫畫中是比較鮮明的,OVA中雖然也沒有將這一部份去掉,但是並沒有特別強調之,我想沒有看過漫畫的人可能不容易想到這一點吧?

  其次是對劍心的劍術描述。就像小惠說的,劍心的運動神經比較好,所以他的劍術異於常人。運動神經可以說成是動作的智力。現在的心理學家想要強調多元智力,就是我們在生活的每一個面向都有「智力」的概念,而不是一個以一概之的全面性智能。當然,也許有人什麼都好,什麼都強,算是全面性的智力較佳,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方面,並不是全部都很厲害的。劍心可以說是天生有運動、動作控制方面的才華,所以使劍使得極好,加上「飛天御劍流」算是最強的劍術,所以劍心下山之後變成一個厲害的角色。不過動作本身並不是「反射」的。動作智力是一種「智力」,需要思考的,只是思考的方式可能不是用語言,所以不容易察覺。我的意思是,恍惚之中是不可能使出動作智力的。一個善於打籃球的人,打籃球時需要非常專心的,只是我們還不清楚他們的專心都用在哪裡。就這一點說來,OVA中的劍心在森林中與闇乃武的決鬥就實在太誇張了,漫畫中的比較合理。劍心有能力可以同時解決兩個人,或是打敗闇乃武的任何一個,只是前提是他「清醒著」。如果他同時想著巴,或是同時懊悔著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那他是不可能使出劍術打敗對方的。

  再說劍心到底是先知道巴是間諜好(OVA),還是後知道好(漫畫)。我個人認為後知道的戲劇張力較強。劍心不知道巴的真實身份,以為他仍是他的「妻子」,所以要去營救他的妻子。但是他居然親手殺死了她,而且是因為她跑出來幫助自己。如果妻子真的被俘虜,她怎麼可能可以自由行動呢?若是他可以自由行動,為什麼不自己回家呢?這樣說來巴是與他們串通好的嗎?若是這樣為什麼要幫助自己呢?劍心在巴死後仍然無法明白。直到他偶然之間翻了巴的日記,才知道自己將巴的未婚夫殺死,證實她是來臥底的。只是這同時他也突然明白,巴帶著怎樣的痛苦活著,而且企圖接近仇人,卻又矛盾的幫助這個仇人。他曾經跟巴說,他要保護巴的幸福,可是自己卻親手奪走她的幸福而不自知!他根本沒有資格說要保護巴的幸福!即使如此,巴還是讓他活下去 ...無私的巴相信,自己的幸福可能無法讓劍心維護了(畢竟巴仍然惦記著清里),但是他相信劍心可以維護別人的幸福。巴將自己的性命交出去,換來劍心為眾人的幸福而努力。就這一點而言,救了劍心的巴不是因為她愛他,而是因為她對他的期望。劍心瞭解到這一點,決心新時代來臨前為開創新時代努力,新時代來臨之後則是為眾人的幸福而努力。但是他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巴真正的想法,一直到人誅事件才確定,在那之前劍心一直帶著疑惑。

  在OVA中,劍心是先知道巴是一個間諜,然後才去找巴的。最後敵不過闇乃武的頭子,當頭子拿起巴的小刀要殺了劍心的時候,巴衝出來擋在兩人之間,犧牲自己救了劍心。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對巴而言,她的存在只是一個頓號,充滿了懊悔與猶豫。巴懊悔當初自己不阻止清里到京都去,又猶豫者接下來要怎麼做。決定要殺了劍心為夫報仇之後,懊悔著自己的決定,而且猶豫者要怎樣面對劍心與闇乃武的決鬥。巴雖然自己在劍心心中建立了絕對的地位,並且促使劍心之後持劍救人,但是她的人生真是一連串的失敗的組合。但是漫畫中的巴是酷冷的,而且讓我覺得她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巴面對拔刀齋時,質疑他的生活、信念,那些尖銳又直指核心的發問真是讓人拍案叫絕!「那麼,你要解決掉我嗎?就像昨晚的黑武士那樣?」「我暫時不會離開,因為現在的你需要收斂狂氣的劍鞘」,這些話語真是智慧之言!顯示她是一個聰慧冷靜的女孩。她衝著拔刀齋說這樣大膽的話,真的是把命豁出去了,這些細節都顯示巴是一個為了自己理想貫徹努力的人。最後巴所說的話「這樣的結局最好了,所以請你不要哭好嗎?」充滿了柔情與無奈。柔情是說,她捨不得劍心為她哭泣;而無奈是說,局勢之下這樣的結局似乎最完滿:她不再是劍心的牽絆,而且也回到清里的懷中。

  若我今天站在支持OVA追憶篇的立場,我想我也一定也可以說這麼多。不過我比較喜歡漫畫,至少此時此刻是如此,若有一天我改變心意了的話我再修改上述言論好了。重複一開始的話,我覺得OVA的製作真的是傑作一篇,他們用心營造氣氛、用心編排劇情,而且用心的做音樂與配音。不過原作與OVA仍然有一念之差,即使我們可以解讀成和月老師前、後期的想法,我也得說這兩個作品確實有些微差異存在。至於哪一個比較好我想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我只是想要表達我對漫畫的敬意而已。

 

附註:以上純屬個人觀點,歡迎來信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