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談左之助

作者:Jingll

  讓我們來談談左之助。我一開始不是很留意這個角色,一直到我重新再看一次第二十六集(男人的背影)之後,才開始覺得這個角色也是很有趣的人物。左之助不同於其他的角色,他從一開始就登場了,所以作者有意要將左之助一直安排在劍心身邊。這是一個青少年,才19歲,所以有他的盲點。但是他是一個善於自省的人,所以在劍心身邊可以襯托出劍心的成熟以及左之助的幼稚。他在一開始登場的時候是因為他是一個職業打手,而變成職業打手的原因是因為他最尊敬的赤報隊隊長相樂總三在他面前被維新政府給陷害的緣故。他恨維新政府,一直到最後一集他仍然是被迫逃亡的,就好像他這一輩子都在被維新政府找碴一樣。他在小惠的那一篇也曾經因為他的朋友吸食鴉片死亡了而怨恨小惠,所以劍心說「左之助,你知道他們的巢穴在哪吧?我們走吧!」的時候,他賭氣的說「你去呀!」;他也有思考的盲點的。而人誅篇裡劍心因為他所愛的人再一次被他的過錯牽扯而死亡,變得非常頹喪的時候,左之助因為氣劍心的頹喪而離開東京。他不能忍受他眼中的「一直努力不懈」的那個偶像的失誤。他知道他努力也無法幫助劍心,而他也覺得短時間內劍心似乎不會振作起來,所以決定離開。他等於是接受了「失敗」的現實,而選擇逃避。這與他在當打手的時候是一樣的。諷刺的事,左之助竟然又回到故鄉當起打手來了。

  可是左之助也不是一直這麼幼稚。他不斷的思考並且成長。例如遇到劍心的時候,因為劍心為理想而努力不懈的風範讓他甘拜下風。他是真實的「甘拜下風」,不然他會倔強的一定要拖到有一個人爬不起來為止。但是他瞭解到劍心的努力,並且瞭解到當初他的偶像-相樂總三,就是一直努力朝這方向前進的,所以他突然頓悟在他的偶像死去之後,應該要繼續堅持他相信的理想,而不是逃避現實當打手。他瞭解到這一點之後從此就不再以打架為生了。他立刻的改變說明他的決心,即使從此陷入貧窮而到處賒帳,他也不改初衷。他的決心使他義無反顧的做下去,只是偶爾會露出軟弱的一面而已。

  又例如他在前往京都找劍心的路上,遇到安慈。他出發前齊藤讓他瞭解到他的功夫還不夠,所以他決定在路上修練,讓自己變得更強。他說他要賭上性命變強,這樣的意志一開始的時候還能夠堅持,但是他努力之後仍領悟不出來時,脆弱的一面就流露出來了。他「看見」了相樂總三。其實這可以說是左之助與自己的戰鬥。他想要變強,而且這樣的意念這麼強,以致於他最尊敬的相樂隊長都不能阻止他。因為他意識到自己最想要做的是,就是避免當年的恨事重演。他尊敬劍心,而且他也感受到他身邊的人也都尊敬劍心,這樣一個為堅持理想而努力不懈的人,正是當年他崇拜的相樂隊長的投射。所以他不希望劍心遇到致命的危險,若可以的話他希望可以盡一己之力協助劍心,希望自己有力量可以避免這樣的悲劇。他對相樂隊長說,當年他看到赤報對瓦解,他恨維新政府,可是其實他最恨的是無力挽回的自己!!所以他要變強。就是因為他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瞭解到這一點,所以他能夠變強。他能夠變強是因為他克服自己的內心,並且瞭解到自己只有變強了才能撫平曾經受創的內心。所以安慈說,昨天似乎還是一隻雛鳥,今天卻變成離巢的年輕老鷹。

  在京都之戰中,他面對安慈的那一戰也可圈可點。他面對跟自己有相似的被壓迫的過去的敵人,卻能夠堅定的面對。事實上他的實力與安慈真的差異太大了,他本來沒有勝算的,不過他明白安慈的作法就像過去的自己,這種希望安慈能走出陰影的心情讓他最後戰勝安慈了。他深切的說「(人們不是親切對待就可以解決的)這種事我十年前就知道了」這句話,讓人覺得他其實內心也是很掙扎的。這確實是事實,世道沒有這麼簡單,也沒有這麼單純,並不是慈悲就可以面對一切的。但是即使如此,慈悲仍有其價值,就是因為至少有人可以因為慈悲而改變。而他切身的經歷讓他能夠在面對安慈的時候理直氣壯。我想,能打敗安慈的就屬左之助最適合了。劍心或是齊藤都沒有這麼強烈的感受,所以比較無法理解安慈內心的痛吧∼

  另外一個值得一提的成長是他回信州之後遇到的事。他那時因為劍心的頹喪而失望,因為劍心是他第二位崇拜的偶像,他不能接受他的偶像有軟弱的一面。他討厭看到劍心無法振作的樣子,所以離開東京。在信州,正巧遇上他父親與當地流氓的衝突。由於他的身手,一開始被流氓攬為打手,但是他去赴約才發現對方竟然是自己的父親!他一開始並沒有抱著要幫助誰的心態,可是他看到他父親在非常惡劣的環境還插手管與自己無關的事,這樣的精神不就是劍心他們努力的嗎?他在信州再一次看到值得努力的價值,以及有人仍然持續不懈的努力。也就是因為有值得努力的價值,所以可能可以承受,可能無法承受,他才瞭解到劍心為什麼說「算了,我累了」這麼無奈的話。他知道劍心堅持不再殺人,報仇對他來說並沒有意義。而劍心過去的斬人之罪竟然讓他所愛的女子因此死亡,讓他自責內疚不已。劍心雖然不斷的「守護、戰鬥」,但是卻無法保護自己心愛的人,這種內心的痛苦確實是不容易承受的。瞭解這一點讓他明白為什麼他的偶像會有軟弱的一面。畢竟這樣的軟弱其實來自於堅持信念,這其實並不是軟弱。就是因為內心的愛如此重大,所以失去了才會內疚自責到這樣的程度。於是他決定再回到東京,也許自己可以幫一點忙。不管如何,他這一次的成長確實是看著他父親的背影呢!

  左之助這個正值青少年期的角色確實是一個很容易迷惑的年紀。但是容易被迷惑並不代表無法成長。相反的,左之助的成長可能是這部漫畫中最強烈的。他讓自己有意志力並且有能力可以幫助別人,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甚至可以帶領別人走向未來。我想像左之助這樣認真生活的人可能很少吧∼

 

附註:以上純屬個人觀點,歡迎來信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