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巴的愛之形

作者:綠兒

  看到版上對於巴「心情轉折」的討論,有一些話想說說....
  首先,巴對清里,是怎樣的感情呢?她和清里是青梅竹馬,從小就相識了,這種「青梅竹馬」的感情,和「愛情」之間,有沒有可能有微妙的差距?

  巴這個寧謐如水的女子,如果是生在和平之世,也許她的一生就是平靜地和早已相識的青梅竹馬結婚,平靜地生子,育兒,終老....在離世之前也會相信自己是愛著清里,也相信清里帶給她的這種平靜生活是她最想要的生活吧...

  這樣一個女子,卻生在一個亂世。
  因為是亂世,巴的人生出現了種種可能。
  她可能在戰火中,像所有被蹂躪的平民一樣死去。也有可能僥倖逃過戰火,卻因病而無法得享安樂晚年。她有可能清苦地終其一生,也有可能因為某些機緣而苦盡甘來......

  但她,遇見了劍心。

  巴是有意去見劍心的,他們的相遇並不是偶然。但他們的相遇,的確改變了彼此的人生軌道。

  如果劍心沒有遇見巴,會決然地拋下一切,成為浪人嗎?
沒有享受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幸福」,真正打從心裡想要守護的幸福,可能如今的劍心,就只是單純的拔刀齋了吧....齋藤的信念是「惡即斬」,而幕末的劊子手拔刀齋,在新時代建立後,他的信念在那裡?

  繼續以殺人的手段來維護新時代嗎?清明的眼神滲入血絲,單純的信念混入狂氣..所有「心太」與「劍心」的「內在」會逐漸的被偏執的拔刀齋取代..可能會變成孤獨而偏執的殺人者..如果沒有感受過真正的幸福的話..

  而巴如果沒有遇見劍心呢?如果巴的「仇人」是像志志雄那樣「絕對」的「惡」,巴可能早已被殺,也就沒有後來的故事了..(也許緣會加入新撰組,替巴復仇呢......(笑))也有可能巴根本連「仇人」的影子都沒見到,仍舊傷心地回家鄉去了。

  但是,巴的「仇人」是「劍心」。

  寫到這兒,我禁不住又想要岔開話題。之所以要暫停,是想要研究一下巴在清里死後為什麼能夠將自己內心的「恨」與「痛苦」,化作「具體行動」。所謂的具體行動,就是指加入闇乃武誅滅拔刀齋的計畫。清里的死,使巴想要找一個對象來「恨」,但又隱然覺得是自己的錯,因為自己沒有「哭著求他別去」..

  一向寧謐的巴,內心的混亂痛苦,竟使她不顧一切拋下最親愛的弟弟(或許還有老父),前往京都去尋找仇家?

  這樣大膽而決然的行動,沒有內在的「堅強」做支撐,是辦不到的。試想,一個弱女子,在動亂的幕末京都,面對的又是殺人無數的拔刀齋千人斬,普通的女子光是想就腳軟了,怎麼還有可能去做呢?

  堅強的巴在和劍心相見之前,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該不該恨她的仇人。清里為了讓巴幸福而死,巴對清里有愧疚,對清里的父母也有愧疚,失去所「愛」的人的痛苦與內咎使巴平靜的心混亂了......可以說,巴之所以邁向京都有一部份的原因是為了減輕內心的混亂和罪惡感,為了替清里的死負一些責任,為了使自己內心的痛苦能夠獲得釋放....

  但是,巴有想過她真的「愛」清里嗎?也許她愛清里吧,但這種愛絕對和對劍心的「愛」有所差別。

  因為清里或許對巴很溫柔,也很愛巴,但在這個世上,只有劍心能和巴的生命波長「同調」。那麼,在那場「雪夜告白」中,為什麼巴不將自己也是「共犯結構」的事情告訴劍心?為什麼不告訴劍心清里就是被他殺死的?

  緣的出現,使巴重新由夢境回到了現實。該來的還是會來的,只是時間的早晚罷了。在雪夜的告白時,巴已經有了面對這件事的心理準備。她不告訴劍心清里是被他殺死的,我想是為了不讓劍心更痛苦吧....而所謂的「心理準備」,就是決定要對闇乃武的誅殺拔刀齋計畫,替劍心做一些事。

  巴有了犧牲的覺悟。

  巴並不是一心求死,而是有了「死的覺悟」。這兩者的不同,是後者存有「生」的欲望。巴覺得自己可能會死,但如果要死,也要死得對劍心有幫助。

  可能大家會覺得巴闖進老人和劍心之間是很不智的,但是在巴的眼裡,劍心的生命已近垂危,只剩了最後一口氣。巴不懂武術,就以自己的判斷做了決定。

  這種心態在她用短刀去攻擊闇乃武的行動就可以知道,只是很僥倖的,那個人只有把她打暈了而已。那個人如果順手殺了巴,再謊稱巴還在他們手裡,劍心依舊會找上門來的。只是劍心臉上也許不會有第二道刀疤吧。

  巴難道不知劍心失去她會痛苦?但是劍心和清里不同,劍心還可以守護很多人的幸福,只要自己能成為他的「鞘」,不論自己死了或活著,劍心都可以替許多人守護福,只要自己能成為他的「鞘」,不論自己死了或活著,劍心都可以替許多人守護劍心已經自己感受到的幸福....從田園生活裡感受到的幸福....

  我想,這應是雪代巴的愛之形吧?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台大陽光沙灘劍心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