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雪堆....血紅的石榴花

作者:把愛傳出去

  最近將久久都不敢碰的回憶篇,重新翻出來溫了一遍,想將我對這部動畫的些許感觸抒發一下…。

  其實我並不喜歡巴的結局,就如和月所說,她步上了由美的後塵(好像是由美步上巴的後塵才對),而且我一直認為巴不應該也不需要以這種方式離開劍心,她忘了她應該留下,撫平她弟弟的怨氣,陪伴她最敬重的父親,至少至少,也給劍心一個更完整的解釋。我想,巴當時衝出擋在劍心的面前,是不是一種多餘的舉動,事實上她只是想死,想離開這個令她感到矛盾、無措的地方,看見清里的幻影,只是她內心一直為不能替所愛的人作犧牲的自責。

  最近幾天把回憶篇拿出來看第二遍,看了還是難過,不過沒有第一次那麼粗淺的難過了,第一次是因為覺得劍心要承擔那麼多苦痛而難過,這次則是因為我無法消受故事所要傳達的意旨、無法整理出完整的思緒而難過。

  我相信劍心在遇到巴之前,就應該明瞭那些被他施以天誅的人,也都有家庭或是正在等待屬於自己的幸福,,但是這些明瞭只是增加他內心的不安罷了,直到遇見巴,內心的疑惑才逐漸平淡,因為他找到了足以畢生守護的對象,縱使對方只是一張冷冰冰的臉與不擅表達情緒的個性,但是和這個人相處,劍心感到十分地安慰與寧逸。我不敢說劍心因為遇見巴而將各種過去的疑慮一掃而空,因為即使到了明治,遇見了活潑明亮的薰,他的雙重性格仍然存在,但至少他也因為巴而更深切地感受到幸福的滋味,並加深了他欲創造新時代的決心,以使更多人能夠嚐到幸福,守護他們的這份幸福。

  或許要巴親口解釋前一晚未說完的話,也或許只是想看巴的最後一面,但在前往宵里山的路上,劍心看到的是內心:大道上一幕幕的走馬燈,映著過去的種種的回憶,以及各種曾經看到的好景緻,而巴的身影也似乎在背後唯諾地跟著,滿臉是血的劍心,心裡只有一句簡單的話:「…要跟我……到大津去嗎?…」我就如那些紛飛的雪片一樣,也被他的吶喊震撼。

  飄在空氣中和鋪了滿地的血紅色石榴花(亦或櫻花?),巴白皙的雙手促黠地矇住劍心的雙眼,但睜眼卻不見伊人身影,驀然回首,驚見巴的披襟掛在十字架上,虛幻中被拉回現實,巴卻已倒在懷裡。曾經給過承諾,答應要保護的人竟死在自己的劍下,我想那是一個怎樣的悲傷,可以讓一個表面冷酷的殺手,在此刻展開雙臂,擁抱珍愛的人,讓已經冰凍的雙頰,去摩挲一個認識不深的人……

  過去見到劍心瘦小的身軀,實在無法置信這樣的一個人,竟然獨自攬下了許許多多的苦難與責任,心疼之餘也有一份敬重。如今仔細地看了第二遍,我或許也有些明白,為何內心掙扎的劍心始終抱有一份堅持的信念,因為在回憶裡,那些他曾經想要守護的大姊姊、領導者抑或是巴,也都在身邊守護著他,縱使一個人,也依舊可以感受到巴的冷梅香的雙手、身體還有淡淡的微笑……。看到劍心獨自站在山頂眺望遠方,頸上披著巴的藍色披襟,溫柔的雙眼和輕輕的一抹微笑,閉上雙眼再張開時,似乎已決定重新出發,也或許接受這樣乖桀的命運,但我確定的是他已將悲憤化為力量,將哀愁化為珍惜,即使歷經多大的磨練也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