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深雪與春光--談薰與巴--

作者:天叢雲劍心

  心婷殿說,她喜歡巴,劍心和巴登對多了,雖然都是冰冷的外表,但那一顆火熱的心,不時在冰雪的重重掩映下閃爍....抱歉,可能有些誤解心婷殿的意思,只不過照自己的想法解釋罷了。

  閉上眼睛,回憶著百七十四幕的場景。經過和月老師詮釋後的愛情--劍心和巴之間的,真是抓住了不少人心啊!接到百七十四幕的那天晚上,我把目光停留在昏黃的滿月上,冥想著劍心的追憶,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神劍」裡,能夠提煉出來的記憶,看來又要增加幾幅了。姑且不論戰鬥場面及令人玩味再三的話語(不過,老實說,這種東西EVA 裡面較多),挑出薰和巴,我腦中總會和一些東西相連。

  薰,像是春天。她能在春天充滿生機的草原上,踏著輕盈的步子,帶著稚氣的笑容,周旋在色彩繽紛的春日原野。這麼想,薰真像是一隻天真無邪的美麗蝴蝶。我喜歡這份親和、可愛與稚氣。即使她可能有點愛哭,有點依賴,有點孩子氣,眼睛大得俗氣,最近越來越像個花瓶。^^;

  劍心在不在這個構圖中呢?我想是在吧。我並沒有遺漏他,站在稍高的丘地上,俯瞰著一個天真的女孩蹦蹦跳跳有如麻雀的步伐。可是,我就是不想讓他走下來。劍心走下來,薰的腳步就會愈趨沈重,明朗的神情也會籠上一層陰影,或許陰影中帶著一點幸福的笑容....就好像百七十二幕中,薰的表情使我不忍多看,劍心,彷彿一個巨大的枷鎖,禁錮了一顆活潑的心靈....薰越來越成熟,這是不是好事?以前在我評論薰的時候,頗以這種改變為喜,但換個角度,便是她越來越像劍心,本來屬於她的特質,反而逐漸隱去....雖說人總要成長,沒有人能永遠當個孩子,但我也不免有一絲悵惘,薰再也沒有以前率真的笑容,使我莞爾,使我開懷。讀者的我看著「朋友」成為「戀人」,距離拉近,失落感卻變重了,我只能在以前的歲月裡尋找著昔日劍心組的溫馨。

  其實,我很喜歡薰單獨一個人時,表現出來的英氣。她在第十一集中,對蒼紫說話時的眼神及十五集中,對鐮足之戰的敏捷身手。稚氣之外的另一面,神谷活心流師範代的好劍法,這是在巴身上找不到的特質。一襲劍道服,一截短劍柄,她能以自己的力量守護某些東西,而不再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之身,著實欽佩她的威風凜凜。

  但,我不喜歡擔心劍心的薰,老是那副使人鬱悶至及的神情,彷彿整顆心都糾結在一起打不開了。劍心究竟給了薰什麼?一個待在道場的承諾,伴隨而來的痛苦、悲傷、離別、爭鬥,各式各樣的朋友與敵人,紛至沓來,劍心也不思量,原本心思單純的女孩是否能禁得起一波波的難關....跟著劍心一起掙扎的薰,真是痛苦不已....即使這是她自己自願的,這也算是一種幸福?

  在薰和巴之間,我比較同情薰。巴至少有劍心的承諾,還有妻子的名分,薰怎麼樣也比不上吧....該說是出生早晚的問題嗎?而且,流浪人的心防,其實比年輕血氣方剛的拔刀齋更堅固、更不易突破....

  比起明媚的春光,是否冬天的深雪更有迷人的魅力?「巴」在日文中的意思,是一種圖紋,可說是家徽,但我常常這麼想:也許正是雪的圖象....幻惑的結晶....多變而捉摸不定的造型....飄忽的態體....在血雨中的兩人,有著一種迷濛感....是對未來的不確然、無法掌握、幸或不幸。

  相配吧。正如心婷殿所言。除了稍嫌倒過來的年紀,過於神秘的氣氛,一切很自然....不....也許該說是:「自然地接受了命運的擺佈。」

  巴從頭到現在,都是順從者。沒有阻止未婚夫,沒有拒絕幕府的命令,沒有違逆桂小五郎的話,百七十幕中,她只這麼對劍心說:「要怎麼辦呢?我並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連說出來的話,都帶有深沈的無奈....誓言....似乎被夕陽染成血紅了.....。

  巴太弱了,弱到即使她最後前往結界之森是為了保護劍心,也落得被幕府側的人擺佈....無奈至盡頭,仍是無奈,她醒來後,面對著為了救她幾乎發狂的劍心,又會作何感想....

  女孩子們還真可悲啊....從漫畫上算起來不知凡幾,再加上千萬個在電影小說電視劇中,於情海裡載浮載沈的女角們,當然還有真實世界中為情所苦的女子,什麼時候才能眼界頓開,開始注意到已經狼狽而倦怠不堪的自己,不再掙扎於情感之海....

  亞爾佛莉德曾咯咯地笑著,對著那爾撒斯的侍童耶拉姆道:「你懂什麼?愛一個人是很幸福的。」我喜歡亞爾佛莉德的自信(當然也滿懷興趣地觀望著目前對「這件行李」只有空自嘆息的軍師大人),能像她一樣談戀愛真是太好了。雖然我並不怎麼清楚何謂戀愛(我是不碰愛情小說的,所以對百七十四幕的描寫才會那麼棘手),現在拿著薰和巴做例子而大談戀愛經真是不自量力,但我還是覺得,要喜歡上一個人,我寧可像亞爾佛莉德一樣,薰和巴,只可供文學欣賞.....:P

  珍惜總在失去後。以前我似乎太崇仰「成熟的薰」了,反倒現在深深懷念起來,巴,美則美矣,縱然仙子絕塵英秀,終究只是一只命運擺佈的棋子,太輕,太軟,梅花的傲骨,是否能在死前出現....?

◎編者努力了很久還是無法聯絡作者,故尚未取得作者同意,
各位如有天叢雲的聯絡方式懇請告知編者,也請作者原諒編者的擅作主張!

本文轉載自台大陽光沙灘劍心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