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浪客劍心

作者:心欠

  《浪客劍心》堙A幾乎每一個角色都擁有一樣東西,為之纏擾,為之悲哀,為之振奮。那不是超卓的武功,也不是刻骨銘心的愛情,而是「過去」;小至十歲的明神彌彥,大至密探老翁; 天真任性的卷町操,深沉而霸道的志志雄,無一人能擺脫。過去所帶來的,是痛苦還是光榮,是仇恨還是愛?從過去,到現在,至將來,身周一切不斷轉變,失去的不能挽回;他們,或者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方法面對。放棄還是堅持?

一•義士、暗殺者、建國元老、殺人狂?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有些使人羡慕,有些使人鄙視。《浪客劍心》堙A緋村劍心的過去佔有大量篇幅。有關他的故事,劍心讀者早已熟知,不用筆者嘮叨。有趣的是劍心本身,他的朋友、敵人對他過去的看法。

  在眾人的看法中,最嚴厲的相信莫過於劍心師父比古清十郎︰「(劍心當劊子手的歲月,)在心底和左頰上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傷痕;在殺人與否之間猶豫不決,成為一個優柔寡斷的劍客。」那是劍心和比古在分別十五年後,重遇的第一番話。劍心面對這樣的指責,不能反駁,陷在迷思中。

  同樣是責難,齋藤一的責難郤不是針對「劊子手拔刀齋」而發,而是劍心的改變。比起緋村劍心,齋藤一無疑更欣賞「劊子手拔刀齋」﹕更果斷、厲害、自信,不會婆婆媽媽地為死亡哀傷;在亂局中,堅定不移。在他眼堙A現在的劍心,耽於安定的生活,虛假的正義,才是真正的墮落。

  那麼明治政府的高官呢?那就更複雜了。維新政府堙A有看不起「劊子手拔刀齋」的人(山縣有朋:「也許有人看不起你這個劊子手,但我」);也有人極看重劍心,希望找他出任要職;但只怕更多是像涉海(那個被齋藤殺掉的貪官)一樣,一心想除掉這個知道得太多的劊子手。

  一樣的過去,郤換來千種的評價,蓋棺而未論定者,歷史上大有人在。這些評價,使無數的「不速之客」(鵜堂刃衛、齋藤、大久保利通等)來訪。他無以逃脫,必須承受自己所作所為的後果。可是,比起他人的看法,真正使劍心陷入絕境的是他自己。

  「由於殺人不斷, 所以連自己原來的意向和目的都忘記了, 心中全被血的顏色和味道佔據了。」這是劍心得悉劊子手鵜堂刃衛繼續殺人後的說話。但,這大概也是「劊子手拔刀齋」的自剖吧。不知道殺戳中製造了多少孤兒寡婦,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命喪刀下。維新成功以後,他背著罪孽的包袱,走過一個又一個地方,放逐自己於人世的溫情之外。他逃避,害怕自己的過去。想藉救人來補償過失,郤從不肯原諒自己。甚至連重返京都,也是為了「跟齋藤決鬥後, 在下才深切體會到, 自己的內心深處, 始終沒法改變的, 就是那個殺人狂劊子手。」

  革命的義士、卑劣的暗殺者、建國元老功臣、殺人狂劊子手,劍心的過去為種種的評價分割。他會如何選擇以後的路?「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重要的,不單是知道以往的總總,而是能夠面對從前的自己,相信現在,相信有改變補償的能力,不致溺死在身後的影子堙C


二•堅持vs. 放棄

  對於過去自己的信念,曾為其擲頭顱洒熱血的理想,在環境劇變後,究竟應該堅持還是放棄?歷史偏向讚揚堅持的一方。在改朝換代之後,能夠拒不受祿,不忘前朝的,往往被稱為忠臣烈士。但實際上,堅持真的就等於義烈,轉變就等於變節嗎?《浪客劍心》以兩名擁有輝煌過去的人物:齋藤一和四乃森蒼紫來探討這一個問題。
齋藤和蒼紫在幕府末期分別為擁幕派新撰組(新黨)第三隊隊長和京都密探的首領,縱橫千里,叱吒一時。但隨著維新成功,幕府倒台,他們從輝煌的頂點摔下:組織解散﹐戰友敗亡﹐他們效忠的對象匆匆離棄他們﹐轉瞬間﹐他們成了時代的失敗者。在十字路口﹐他們選擇了什麼?

  齋藤選擇了轉變﹐蒼紫選擇了堅持。

  當年曾經斬殺無數維新義士的齋藤﹐踏入明治時代﹐竟然加入了那個殺去他一眾兄弟伙伴的維新政府。易名為藤田五郎﹐他在警衛廳內擔當一個卑微的角色。表面看來﹐他是變節了﹐似是再沒有骨氣與昔日的大敵對抗﹐在明治時代茍且偷生。

  而蒼紫呢﹐他不甘心昔日的失敗﹐他深信﹔如果密探當日有機會一戰﹐他們是會贏的。他也明白歷史的殘酷﹐但是帶著剩餘的手下﹐他尋找著為密探找回光榮的機會。比起齋藤﹐那似乎是一條壯烈而偉大得多的道路。

  然而﹐選擇變或不變是這麼簡單麼?從和服束髮的武士,到短髮制服的警員,一身傲骨的齋藤最終在肚滿腸肥的官員前屈膝。但在屈膝的同時﹐他運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冷眼監察著一切﹐嘲笑昏庸﹐這頭壬生狼「在黑暗中...伸張著他的利爪」,他的無銘之劍絕不饒貪官污吏。他所執持的﹐不是對一個政府、一個組織的愚忠﹐而是「惡即斬」的信念﹔「因此, 大久保也好, 什麼人也好, 只為一己之欲而為國家人民帶來災難的人, 我便會以"惡即斬" 的精神解決他!」在充滿巨變的時代﹐他的戰友皆亡﹐唯獨他留住了性命﹐留下了「惡即斬」的信念﹐以改變。

  至於蒼紫,他比齋藤幸運,也比齋藤不幸。齋藤的戰友兄弟都死盡散去﹐而他郤還有一群忠心耿耿的下屬,有關愛他的阿操、柏崎老翁﹔這是他的幸運。但他的不幸也正在於此,他不忍拋棄醜鬼、疾見等無力適應新時代的下屬,拒絕了明治政府的聘請,堅持要證明京都密探是最強的。然而,不斷的堅持成了執迷,過去矇閉了眼睛﹔猶如在遍地荊棘的迷宮中筆直向前走﹐除了惹來滿身的傷,還迷失了方向。蒼紫的悲劇正在於此,無法成為新時代的一員,拼命想尋回幕府時代密探的光輝。最終,郤讓四名密探命喪在新時代的迴轉機關槍下,徹徹底底地敗在歷史的巨輪之下。而他自己則踏上了修羅道,成為志志雄的工具。

  蒼紫和齋藤,兩人同是意志堅定的天才型人物,同樣把生命和本領押在幕府上,都輸掉許多許多。不同的是,一個在明治政府中仍然堅執新撰組「惡即斬」的精神,一個郤在戰鬥中逐漸迷失自己,甚至重傷昔日同志。決定的關鍵在於他們對過去,現在,以及將來的態度。齋藤推翻自己新撰組第三隊隊長的身份,郤成就了對「惡即斬」的堅持;蒼紫為了尋回過去,尋回密探的光榮,終與隊友決鬥。一個在大敗後趕上了時代,一個被時代遺棄。變與不變,堅持與放棄之間,該如何選擇?


三•過去與力量

  過去所帶來的不只是痛苦,光榮或仇恨。對浪客劍心的不少角色而言,每一刻刺激著神經,使他們清醒,也使他們迷失,給他們力量的,正是過去。

  因過去而獲得力量的,不獨有正派的相樂左之助、月岡津南(喂喂!他們真的是正派嗎?),也包括志志雄真實、瀨田宗次郎等人。左之助與月岡津南同是紅報隊的成員,無論是左之助背上的「惡」字,還是月岡所繪的相樂總三肖像,都顯示他們念念不忘紅布隊。左之助之所以沉迷打架,除了性情所使,也為了忘記往事,他的揮拳,正如現代的搖滾樂,是對社會的不滿和反抗,粉碎虛偽,追求自由的呼喊。至於
月岡,他的行動就更偏激了:私製大量炸藥,圖謀以少數人的恐佈行動推翻明治政府;都為了十年前那一段往事。
至於志志雄,除了今日的野心,他的力量也來自昔日的仇佷。他的絕技秘劍焰靈,能把砍中的東西焚之一炬,就像他當日被焚一樣。

  來自過去的力量不能持久。因不甘心於昔日,而把自己埋葬在仇恨、怨懟堙A是愚蠢的。作者和月伸宏大慨想透過以上數人的故事傳達這些訊息吧。讀者該還記得左之助從安慈學得「二重勁」的經過吧。安慈比較七日前與七日後的左之,曾下這樣的評語﹕「數天前只是隻雛鳥,現在已是一隻大鷹了。」左之的改變,不在於他學到一門更厲害的招數,而是找到他奮鬥的真正目標,不是為了過去,不是為了不甘心,而是﹕「好不容易,在十年後, 終於有人把我從腐敗的生活中喚醒過來。… 我不能讓悲劇重演, 我不想再次懊悔,也不會讓任何人, 嚐到像我一樣的痛苦。」是為了不再痛苦,也不再有人嘗到同樣的痛苦。是這個覺悟,使他得到更大的力量。也是這個覺悟,使月岡津南從「從不懂得微笑的畫師」轉而成為揭露社會黑暗的插畫家。


  寫完這一大篇浪客劍心的過去,筆者累了。讀者也該累了吧(假設讀者有精力、耐心看到這堙C)其實,一部內容豐富的作品往往對作品主題有深入探討,真是三天三夜也談不完呢。幽遊、slam dunk等極受歡迎的作品也是如此。浪客劍心呢?
此篇只當拋磚引玉,還望讀者們多多發掘漫畫媞}亮主角、瀟灑配角外的深層意義吧。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台大陽光沙灘劍心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