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和月申宏專訪•浪  ─  京都篇

故事後來進入「京都篇」。不但人氣急上升,而且在Jump的連載漫畫中,也穩坐排行冠軍。沒想到,那實在工作室的住手們,後來竟成為和月老師的競爭對手。

─ 心中想畫的劍心成長故事 ─

從齋藤一登場開始,到死志志雄決戰為止的「京都篇」,是一個相當長的故事呢。
當初是責任編輯佐左木先生提出的建議,要不要畫個較長的故事?原本打算畫個一年左右就好,結果連載了一年半。
京都篇除了「長」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特徵?
鑒於雷十太的故事畫成那個樣子,因此京都篇,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地搞」(笑)。在御庭番眾的情節之後,「神劍」雖然進入了某種程度的安定期,但我考慮到,在連載下去,必還要進步一個層級才行,那就是「少年漫畫風格」的追求。
您所謂的少年漫畫畫風,是指?
在京都篇之前,劍心的人格過於完美,缺乏少年漫畫裡必要的「成長」要素啦(笑)!因此,「雖然在少年漫畫雜誌上連載,還是不將善惡做明顯的二分化」這一個信念貫徹了之後,進一步地,我想描述劍心的成長,以符合少年漫畫的風格。具體的說,就是讓劍心在精神面上,得到戰勝煩惱的成長;在劍客身分上,得到習得奧義、劍術變強的成長。尤其是習得奧義這件事,更是重大,我還延用了「打鬥漫畫的主角要有師父」的這個慣例呢(笑)!
為了將這個要素加到漫畫裡,當時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與其說困難,還不如用樂趣來形容比較恰當,因為我得到了一個新的體驗...「只要有心去做,我也能畫出這樣的東西嘛!」(笑)。之前我也說過,少年漫畫的作畫感,真的是靠京都篇磨練出來的(笑)。
後來,讀者的反應有沒有麼變化?
京都篇之後,男孩子的讀者又增加了。當然,在周刊少年JUMP上連載,原本男性讀者就多,但相較於其他的漫畫,女性佔的比例還是略高一籌。有一陣子,甚至被戲稱為JUMP裡的少女漫畫呢(笑)!自京都篇後,男女讀者的比例才變到普通狀態。

─ 畫起來很愉快的志志雄 ─

講起京都篇,歷史上的人物齋藤一是主要角色吧...?
是的,但一開始時蠻辛苦的。不過,畫到一半,忽然體會到「我要畫的,其實不是歷史上的齋藤,而是『神劍闖江湖』這個作品裡的齋藤!」以後就輕鬆多了(笑)。至於在介紹左之助時,帶到的關聯人物相樂總三,由於太過遷就史實,我覺得描寫得有些失敗。雖然赤報隊的故事,在幕末的歷史中,是不可缺少的一環。但是,從非歷史迷讀者的眼中看來,故事突然開始回想起赤報隊,相樂總三的過去,他們可能只會問「咦?這誰啊?」吧!話的人縱然別有深意,但看的人卻茫茫然,這樣也不好。所以齋藤登場時,我就決定將他塑造成「與眾不同的齋藤」,使其活躍於故事之中。脫離史實也沒有關係,反正教科書上又沒這個人(笑),齋藤後來蠻有人氣的,我也很高興。
除了齋藤外,京都篇新登場的人物還有很多,其中您喜歡哪些角色?
我最喜歡的是小操。她真的是完全照自己的意思,無拘無束地自由進展,連自己在話的時候都不禁會覺得「哇,這真是有趣!」。從前雖然也聽到漫畫家提到「角色會自己動起來」之類的話,但自己卻沒有實際體驗過。自從小操真的自己動給我看之後,我彷彿又找到了另一種新的漫畫樂趣!在加上讀者們也紛紛表示小操很好玩,我也就益發肆無憚忌了(笑)。至於其他比較好畫的角色,嗯...志志雄吧!志志雄是我對內心的惡─壞心眼─所抱持的崇拜感所畫出來的角色,所以畫起來當然好玩囉!其實我不想讓他死...我還想繼續畫他!可是讓志志雄幸福的活下去,故事就沒完沒了啦...不得已之下,只好含淚殺了他(笑)。
相反地,難畫的角色有哪些?
有是有,而且不是新的角色,是劍心啦(笑)!我覺得畫到後來,越畫就越難畫。
這又是為什麼呢?
劍心這個角色中,包含了我所崇拜的「強而善良」的部分,以及我最厭惡(笑)的「時而痛苦、沮喪,痛處稍微被攻擊一下,就幾乎崩潰」的部分,期間的轉換,是我覺得最難畫的地方。
在新角色裡,您覺得宗次郎好畫嗎?
相當難畫(笑)。雖然圖形本身是很好畫啦,不過他的個性,我很難由自己的經驗掌握,為此我傷透了腦筋呢!
原本他就是屬於較難掌握的角色吧?
是的,和我相比, 責任編輯佐左木先生反而較能掌握宗次郎這個角色呢!經常到了緊要關頭,他總是會建議「這樣子好不好?」每次都令我茅塞頓開,大嘆「有道理!」(笑)。所以有關宗次郎的問題,問左左木先生可能會比較好(笑)。

─ 連載到一半,對「畫」開始產生堅持 ─

到了京都篇,在畫風上好像稍微有了點變化,是嗎?
還是老話,讀者一稱讚,我就肆無忌憚起來了。當然好不容易有了人氣,畫風的變化也反映了我「嗯,今後再更加油了!」的心態。記得「海賊王」的尾田老師、「通靈童子」的武井老師剛來做助手時,我們也一起試過了各種畫風呢!
尾田老師和武井老師來做助手時,大概是哪個部分的情節呢?
我記得是在十本刀部分的情節吧!尾田老師、武井老師、Shingagin老師、Itoumikio老師,以及稍後的鈴木信也老師...個個都是精神飽滿、活力充沛的人,他們也給了我不少觸發呢!即使到現在,我都覺得受到他們的影響。另一方面,對畫的堅持,雖然會使助手增加,但辭職的人也多,精神方面的壓力也很大,而且太忙,根本沒有玩耍的時間,這點也真的很辛苦(笑)。
「神劍」也是在京都篇時,決定要拍成電視卡通的。對於卡通,您的感覺是?
就整體而言,我覺得都很好。我尤其喜歡(卡通的)京都篇,導演說過,想要好好的描寫齋藤一,果然拍出來的效果不同凡響!再來就是劍心和小薰分離時的情景...諸如此類重要的部分,導演都有抓到,所以我每次都看得很放心。總之,卡通真的拍得很好!
這樣子。那麼話題再回到漫畫上...從京都篇開始,歷史與虛構結合的故事情節,似乎較之前增加了喔?
在人物的行為動機上,感覺上的確是採用了較多歷史上實際發生過的事件。例如安慈之於廢佛毀釋...
您這麼做,是為了讓人物的行動有說服力嗎?
是的,這第的確也是理由之一。不過,在京都篇之前的情節,的確是與史實一致的。但不是與歷史年表的大事一致,而是以那個年代的風俗、風潮一致。在雷十太出場時,提到的有關劍術的情節,便是一例。其實「神劍」剛開始連載時,我都有特別留心,讓故事能符合明治時代的日常生活。但到了京都篇,因為來不及查資料,所以也就加了虛構部分囉(笑)!

─ 以「不殺」制約發洩 ─

京都篇的一半,蒼紫又出現在故事裡。請問老師,您有沒有考慮過,將蒼紫獨自畫一個番外篇嗎?
因為京都篇我原本的構想就是人物總動員,所以自然不能夠漏掉蒼紫。而內容方面,我只是就每個場面,去考慮怎樣的故事比較生動,在每個時點盡量設計一些好玩的情節。
原來如此。這麼說,敵對角色中最有人氣的,果然是蒼紫嗎?
單就敵對角色來看,我想最有人氣的應該是宗次郎吧!此外,十本刀的鎌足,在男孩子之間,好像也挺有人氣的(笑)。想到要把這個角色設定為「※娘娘腔的鐮刀客」的,是當時的助手尾田老師,他從以前就喜歡玩文字遊戲(笑)!※娘娘腔的日文唸法與鐮刀類似。
「不殺」這個信念,在京都篇裡,似乎顯得格外沉重。
是的,也是了劍心痛苦的根源。
劍心蓄意佩帶無法殺人的刀,是為了懲罰自己嗎?
如果完全捨劍不用,畢竟是一種逃避的做法。在幕末雙手沾滿血腥,維新後把頭剃光做和尚,一句對不起就把責任推光...我覺得劍心不是這種人,所以讓他一生都帶刀。
當初在構思故事時,「不殺」這個信念有沒有造成構思的限制,為您帶來很多困擾?
困擾多著呢!首先,不能快速地將敵人打倒,就是最大的困擾。少年漫畫中打鬥漫畫的基本發洩方時原本就是...壞蛋出現─刷地殺掉壞蛋─完畢。劇情不能麼設計,的確增加了一些構思上的困擾。
事實上,對於京都篇結尾與志志雄之戰,我想您也是同樣的想法吧?
是的,沒錯(笑)!不同的是,因為我覺得劍心打不贏志志雄,所以在表面上,我讓他們打個平手,但實際上是劍心輸了。不...更正確的說,應該不是劍心輸,而是志志雄「贏了就跑掉」!因為我本身太投入志志雄這個角色了,所以志志雄就變成全篇之中最強的人啦(笑)!這就是我沒讓劍心親手殺掉他的原因。
原來如此。另外,京都篇之後,您連續畫了5話插曲故事,這在少年漫畫中也算是異常的例子吧?
是蠻怪的(笑)。不過我也是多方考慮後,才這麼決定的。我無法完全不交代十本刀,就讓他們無疾而終;我不想「擊敗就算了」,好歹他們也是「神劍闖江湖」裡的人物嘛(笑)。能體會到這點趣味的人,看起「神劍」來,一定倍感愉快;若是友人覺得這樣子的情節設計,不夠痛快、不足以發洩,那恐怕看起來就比較辛苦了。

          [回上篇]   [續下篇]